天雪羽翼

💗喜欢喻文州&黄少天💗
角色大于一切

【喻黄】一笑生花

瞎摸鱼,老鱼和老黄的小浪漫。

-------------------------------

      "少天,你弄好了没有啊?再不走我们可就赶不上餐厅预约的时间了。”

     “好了好了,这就来,这边头发又翘起来了我压一压!”

     喻文州在门外边等着,正巧吹过来了一阵风,初春时节的空气算不得凛冽却也带着寒意,尤其是对年已七十的老人来说。他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很软,很暖。

    他们要去过结婚40周年纪念。

    其实说是结婚周年有点不太准确,因为这俩人当年压根连结婚证都没领。

    相识于训练营的两个人,年少起就互相缱绻缠绕着的生命与时光,从蓝雨到世界,无论以何种形式,他们因为荣耀并肩了十年。出柜后双方家庭带来的反对压力出乎意料之大,几年来他们僵持着,小心翼翼地承受着,努力想要打开亲情的突破口即使换来的是叱骂与冷眼,却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彼此,推开彼此。

     等到两方父母终于松口同意的时候,沉稳如喻文州,也抱住身旁的黄少天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反倒让黄少天懵逼之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此后两家人还郑重地开了一场家庭会议,按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一次彼此的反思检讨加畅想未来美好生活的狗血大会。经过几年的扎心折磨,解开心结之后的父母们显然触底反弹得厉害,越看越觉得其实两个小男生在一起还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仅没什么大不了,反而很相配很美好,郎才郎貌事业有成,除了抱不上孙子孙女其他简直满分。黄父催着他们去国外领证,然后回国举办婚礼,把早应该做成的一切都补上。没想到黄少天摇头拒绝了。

      “我和文州的感情根本不需要这薄薄一张纸来证明和牵扯,他是我的,我是他的,谁也跑不掉。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没必要啦”

     喻文州无奈地点头同意,说的如此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最终还是喻父拍了板,不领证可以,但婚礼必须办,婚戒必须买,蜜月也必须度。他还想再强调一遍,结果一低头看到两个人紧握的手指上反射着灯光的小银圈,再一斜眼看见了客厅里的照片墙,莫名被噎了一下,最后还是只提了婚礼。由父母们来筹备操办,钱也全由他们出,算是对两个孩子这几年的补偿。

      现在他们早已不在人世,就连喻文州和黄少天也已入古稀之年,小孙子也早到了上中学的年龄。

      什么?你要问他们哪儿来的孩子?这就要感谢黄少天的表姐了。姐弟俩岁数相差不大,关系一直很好,想当初黄少天人生中的两个大转弯,放弃学业去做电竞职业选手,和男人在一起,黄父黄母能接受,他的表姐给了他很多支持和动力。这次更是和家人商量后主动要把即将生产的第二个宝宝过继给喻文州和黄少天抚养。

      原本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坚决不同意的,没有一位母亲会想要失去自己的孩子,他们没有资格剥夺。可表姐很坚决,她已经拥有一个儿子,现在很幸福,况且既然你们总要去领养,还不如领养我的,你们的性子我了解,孩子一定会健康快乐地成长。

      等待宝宝出生的日子里,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紧张与期待溢于言表,聊天的话题从家长里短与八卦变成了家长里短与娃,各种补品也时不时往表姐家送。预产期到后在医院的那几天,俩人更是默契地共同失眠了,原本是想在医院陪护的,结果被姐夫双双无情地赶了出来,我的媳妇儿我来陪!弄得俩人现在在黑暗里面对面地傻笑。笑着笑着就变成了互相亲吻,吻着吻着就变成了不安分地摩挲。再然后,不可说不可说。

     女儿的到来无疑在这本就甜蜜的生活里扔了一颗粉红炸弹,也让初为人父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在经历了好一段时间的头痛心累与兵荒马乱之后迅速成长。幸好喻妈妈和黄妈妈都在,她们在得知宝宝到来这个消息后立马双双合计打包行李来儿子家里照顾孙女。俩儿子在家里遭到了各种嫌弃无奈只好去上班给闺女赚奶粉钱去了。尤其是喻文州,在刚学会怎么抱小baby就因为过于紧张连人带娃摔了个狗啃泥之后就果断被俩妈加入了抱娃黑名单,他已经两天没抱到闺女了!气!

     这件事后来成了黄少天和喻默打趣喻文州的必唠之事,绘声绘色的演绎之下俩人总是窝在沙发上咯咯笑,喻文州只能在心里无奈地翻白眼,像少天你这种给闺女喂奶粉还要你一口她一口喝的比闺女还多的行为大度的我是不会说的。嗯。

      喻默,小公主的名字定下了喻默。黄少天总觉得取名的背后有着不得了的深意,喻文州你别心虚!!

     结婚周年数是从办婚礼那一年开始计算的,纵然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还要更长更久。女儿女婿原本想帮他们策划一下陪他们庆祝一下的,却被黄少天摆着手拒绝。

     “是我俩过纪念日还是你俩过纪念日啊,有点自觉啊别当电灯泡听见没听见没。而且我早就有计划了,你们忙你们的。”

      喻默无奈地和老公对视了一眼,只好放弃自己的八卦的心思,嘱咐老爸老爹玩的开心注意身体,注意身体说三遍。

     黄少天一边应着一边嘟囔这么些年了闺女怎么比我还唠叨,喻文州笑着安慰,都是为了咱俩好,就受着吧,多幸福啊。

      终于等到黄少天整理完毕出了门,两个人慢慢地走在小区的小路上。时不时有人经过,大人小孩认识他们的就跟他们问好。

     “喻爷爷好,黄爷爷好!”奶声奶气的问候总会让他们想起喻默,小时候的,可爱的。

      “不是说过不要叫我黄爷爷吗?再重新叫一遍,不改不给糖!”

      黄少天佯装生气,边说着“狠话”手已经伸进喻文州口袋里摸糖了,是带着小白兔头的棒棒糖。

     递到小孩子面前待到他快接住时立马拿开,逗得小孩子哈哈笑,然后改口叫少天爷爷。

      两人在小区里自然是名人,一半是因为长盛不衰的荣耀,一半是因为令人艳羡的感情保鲜期。

      居民们谈到他们时常常说,只要这两个人走在一起,手一定是牵着的,步调一定是相同的,嘴角一定是带着笑的。

    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从被人叫哥哥、叔叔、再到爷爷,变的是称呼,不变的是两人永远紧握的双手,和看向对方时永远倒映着彼此,盛满了爱意和笑意的眼睛。

    就这样慢慢地走着,一步一步。

    那些看起来苦难的日子,再回首亦终是幸福。

    你依然在我身边,你还在我身边。

 

 -----------------------

后记

 

   “队长,喻文州,老头子,咱俩都七十了,七十啊!你居然还送我玫瑰,这么一大束,还是在广场上。。这么多人,靠靠靠,你看看是我这老脸红还是这花红。”

    黄少天嘴里念叨着,就是不敢直视喻文州,转而对着赶来送花的年轻人,“哎我说你这小伙子,都送到了还在这杵着干嘛,小心我投诉你啊喂!”

    年轻人很是阳光帅气,他笑着说:“老爷子当时是特地到我们店里去预订的,嘱咐了好多遍一定要最新鲜最漂亮,连卡片都是他在店里亲自手写的,当时真羡慕死我们了。”

    “你们羡慕啥,谁知道他是不是想要去勾搭哪个年轻貌美小姑娘呢?”黄少天撇撇嘴。

   “少天,几十年我只勾搭你啊。”喻文州招牌眯眯笑。

    广场上原本四散的人群因为这新奇的一幕都慢慢围拢了过来。

    “老爷子,不如给你们合个影吧,真的特别好看。”小伙子又提议。

    “去去去,瞎出啥主意,我看你是想放你们店里招揽生意吧休想!”

    被拆穿了内心想法的小伙子也不恼,嘿嘿笑了起来。

    “照一张吧少天,我想看。”喻文州抬起胳膊拢了拢黄少天的衣领,又把被风吹得略微凌乱的银白发丝理顺,认真看着身前人的眼睛,偏头印上了他的唇。

  身后是掌声,身前是你,听到了吗,我的心跳。我爱你。

  咔嚓。这是爱情与时光定格的声音。

  黄少天想,这辈子就这样栽透了。

评论(4)

热度(32)